您的位置: 锡林郭勒盟信息网 > 时尚

终末之龙 第八百九十五章 坦白(下)

发布时间:2019-09-25 19:46:52

终末之龙 第八百九十五章 坦白(下)

如果诸神已经离去,所谓的“圣者”又从何而来?

“你觉得他们真的会如此轻易就放弃这个世界?”冰龙冷笑,“一个已经完全被他们所控制的世界?”

埃德无从反驳。毕竟,谁能确确实实地知道另一个世界里,那些高高在上的神明们到底发生了什么,以至于需要他们这些无知的人类来阻止一条已犹如神灵的巨龙?即便是曾经漂浮在虚无之海里的斯科特,他所知道的,很可能也不过是谁想要让他知道的。

也许他们所有的挣扎和努力,都落在星空之上他们看不见的、沉默的注视里,像一场早已注定了结局的戏。

埃德摇摇头。他觉得有些无力,却并没有在自己心底找到绝望或恐惧。他经历了许多,但即使是在最痛苦无助的时候,也不曾将一切交给神明。哪怕挣扎到最后也无法改变命运……既然还活着,也总得挣扎到底。

“我不会成为什么圣者的。”他心平气和地说。

“……如果你已经是了呢?”冰龙恼怒地低吼,“你在柯林斯的神殿里接受那些见鬼的考验……你在把永恒之杖握在手中之前,为什么就不能问我一声?!”

埃德愣了愣。他最先想起的是那场或许是他们之间最激烈的争执……再往前回溯,即便是穿过异界之环经历过的许多个世界,一次又一次的失败与死亡,都已经淡得像是一场梦。可是,即使在第一次握住永恒之杖的时候,他曾经向那个白发蓝眼的女孩儿许下承诺……如果那不过是拉贝雅,他的承诺又有什么意义?

……那真的是拉贝雅吗。

他努力回想,记忆里的影子却如此清晰又模糊,一缕雾气般明明抓在手中又轻易消散,留下一点冰冷的、捉摸不定的恐慌。

“你以为你得到的一切,真的只是因为‘好运’吗?我警告过你,你却一点也不放在心上!”冰龙愤愤地继续,少有的啰嗦:“他们迫不及待地‘赐予’你强大的力量,只是为了让你尽快成为一个足够结实的容器!那些卑鄙的……”

埃德本能地打断了他——或许内心深处,他对创造了无数生灵的诸神仍有一丝尊敬。

“就算是又如何呢?”他故作轻松地耸肩,“如果能……”

他停了下来,有些疑惑地抬头:“如果萨克西斯告诉你的只是这个……到底有什么不能告诉我的?”

他没想太多,然而话一出口就后悔了。巨大的冰龙猛地一缩,一瞬间看起来像是被人迎面重重地打了一拳。那样的慌乱与愧疚,似乎比埃德差点死在它爪下时还要强烈。

“呃……也……没什么啦……”埃德讪讪地开口,本能地想要逃避——也许不知道事实更好。

然而冰龙没有给他这个机会。

“……因为如果不是你,或许就是斯科特。”

它金黄色的眼睛死死地盯着毫无意义的某一点,怎么也无法直视他。它缺乏起伏的声音生硬得近乎冷漠,却又像是绷得太紧的琴弦,轻轻一触就会彻底断裂。

埃德茫然地看着它。有好一会儿他完全没有听懂那到底是什么意思,直到他意识到“成为圣者”对一条龙而言意味着什么。

心不受控制地坠下去,在他意料不到的阴影里砸得生痛。

“那也……没什么……”他努力挤出的那一点不以为意,连他自己都觉得太过勉强。

“成为圣者”在巨龙看来与成为傀儡无异,阿克顿那连自己的意识都失去的精灵恋人就是最好的证明,而伊斯知道了这样的可能,却试图向他隐瞒

终末之龙  第八百九十五章 坦白(下)

如果不是你,就是斯科特。

所以……他是可以牺牲的那一个吗?

更多的字句哽在喉咙里,再也吐不出来。他突然间明白了娜里亚一直以来对斯科特的敌意到底从何而来——她把伊斯当成自己血脉相连的弟弟,疼爱得无以复加,然而在伊斯心里,那个扔下他一去不回,出人意料地归来之后又惹下无数麻烦的男人,大概就像雏鸟破壳而出时第一眼所看到的那一个……永远无人可以取代。

他垂下双眼,盯着自己的脚尖,舌根苦涩的味道,说不出是沮丧多一些,还是愤怒多一些。

“斯科特……他或许从来不曾被放弃……”冰龙的声音断断续续,“一个人类的灵魂,无论多么强大,也不过是像一滴水落进海里,刹那间就会被虚无之海所吞噬,也能轻易被控制。他本不该还能拥有自己的意识……最大的可能,他和你一样,只是个工具,一个还没有被决定落在何处的棋子。可他什么都不肯告诉我,我根本不知道能为他做什么……而你不一样,埃德,你什么都愿意告诉我。我会在一直在你身边,我会看着你,我会保护你……”

龙的声音与人类不同,即便是在打闹嬉戏的时候,也永远低沉厚重,带着仿佛天生的威严与骄傲——埃德从不知道,那种他羡慕已久的声线,有一天会这样仓皇无力……小心翼翼到近乎低声下气。

它依然没有道歉——它说过它不会道歉。

而他也说过,“我会就行了。”

埃德扯扯嘴角,郁结在胸口的东西,莫名地就消散了大半。

实在是很没出息……但这到底也没什么可生气的。亲情,爱情,或友情,感情从来不是能够等价交换的东西,谁也不能保证付出多少,就一定能得到多少。

他付出时心甘情愿,他得到的也已经够多。

他伸手挠了挠冰龙的下颌,像挠一只猫——老实说,他很久之前就想这么做了,却从来没有这个胆。

冰龙僵了一下,看着他的眼神怪异得几乎像是受到了惊吓。

如果真的是只猫,它的毛大概都已经炸起来了。

“如果是娜里亚,”埃德见好就收地缩回手,“你这样告诉她‘我会保护你,所以你什么也不需要知道’,她只会把平底锅砸在你头上。”

“……你也可以生气的。”冰龙蔫蔫地说。

“我已经生完啦。”埃德回答,“下一次大概会更久一点吧。”

冰龙沉默了很久,才用鼻尖碰了碰他的肩头。

“不会再有下一次。”它说。

.

玉溪治疗睾丸炎医院
玉溪治疗龟头炎方法
玉溪治疗龟头炎费用
玉溪治疗龟头炎医院
玉溪治疗男科方法
猜你会喜欢的
猜你会喜欢的